灣區工作壓力大PIP害死人,臉書華人員工Qin Chen(陳秦)跳樓自殺

  • A+

Facebook(臉書)位于蒙洛公園市(Menlo Park)的總部19日發生一起員工跳樓自殺事件,而同樣曾任職Facebook(臉書)的中國工程師表示在美國工作壓力很大,許多公司都只是盡力壓榨員工,員工需要為自己打算。

 

上周自殺者是是38歲華裔Qin Chen(陳秦)其最早于中國浙江大學畢業,之后來美國求學,2013年畢業于南加州大學,之后在科技公司就業。2018年3月開始在Facebook(臉書)擔任軟件工程師,僅任職一年七個月。

 

曾經任職于Facebook(臉書)的華人工程師Patrick Shyu,在youtube擁有超過53萬的訂閱用戶。他分析上周Facebook(臉書)華裔員工跳樓事件,談及在Facebook(臉書)工作的壓力。表示許多科技公司只要員工連續幾個季度都表現不佳,你就會被要求卷入提高業績的項目這個項目也可能就是「被開除」的前兆,公司只有竭盡全力榨干員工。

 

 

他強調員工應好好為自己打算,瞄準好自己的「利益」,「沒有一家公司值得你為它去死,沒有一家公司是你的家」。他認為,這些公司不會打從心里以你的利益為先,所以不必為這些公司賣命,因為「他們不會在乎你」。

據說Qin Chen(陳秦)是被PIP了(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),就是被老板說自己工作表現不好了,需要改變了。這種情況下基本上就是逼你自己離職,如果不是本身有抑郁癥之類的,就是一下子氣上頭想不開就跳了。

灣區這邊大家一下子就想到自殺的是中國人吧,烙印不太會(烙印自殺的例子不太聽說),老白也不會自殺,逼急了是。。把別人給辦了。

不過說,好死不如賴活著,有啥想不開的,PIP了就再找個,要了買了高價房子還不起就不還了。在灣區FB出來的還能找不到個坑蹲著?

 

逝者安息

不愿意相信是Qin Chen哥。PIP可能只是最后的稻草。在原來的組干得不開心,想換組。本著透明的原則,psc前和老板說好要換組,上司同意了。找好了組后,他告訴組員自己要換組并且把手上的活交接好。但是要換組的最后一天上司卻說不能換,因為psc不合格,必須要待在原來的組。聽他說是組里人員流動太大,已經有幾個人離開,組里人手不夠,老板以這種方式強迫他留下來。這對他是一個打擊,因為之前1:1的時候上司從來沒有說過有任何問題。向人事部門反應,經過了好幾天,找了幾個人事部門的負責人,但是最后上司還是贏了,他必須要留在原來的組。上司說繼續留在原來的組的話可能可以和人事部門說不用進PIP。和上司已經撕破臉卻要繼續待在原來的組。只是工作簽,家人都需要他維持身份,能做的只能是一邊默默工作一邊準備找工作。想不到最后的結果卻是這樣,逝者安息。

 

愿逝者安息。

今天看到Qin Chen(陳秦)姓名和年齡被公布,38歲的中國男子。我去LinkedIn上搜了一下他,履歷上是:99年上大學,03年畢業,然后11年在美國讀研,13年開始在美國工作,那時候他32歲。

 

Qin Chen(陳秦)和我好像。我04年上大學,08年畢業,14年來美國讀研,16年32歲開始在美國工作。

工作到現在這三年,我時常感覺到力不從心,頭發白了三分之一。面對比自己年輕的同事或者領導,不敢出錯深怕被淘汰,但畢竟歲數大了,精力真的沒有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充沛。

咬咬牙買了房子,但是沉重的房貸讓我不敢放慢腳步,手里的工作即便再不如意也不會輕易敷衍。

所以也不敢要孩子,但是面對年邁的父母,老父親馬上就七十了,我知道二老盼著抱孫子,但是他們也不敢給我再多的壓力,只能自己消化。我看在眼里,心里的無奈一層又一層。

今年父親腿上長了很多斑點,我看了幾次覺得很像血栓,要帶他去醫院檢查,怎么勸他都堅持不去,我知道他也是怕萬一真有什么事會給我增加負擔。

“我們老了,不想給你增加負擔”,這句話最近跟媽媽打電話時總能聽能到。但是父母老了兒子不應該照顧他們嗎?他們就是希望我一切都好,即便他們每天都憧憬著跟我團聚的樣子。

工作這三年來,我時常覺得,我可能在為一種我沒有機會享受的生活而努力著。時間不等我,我不再年輕,父母正在衰老,而我的后代還不知道何時能夠降生。

Qin Chen(陳秦)大學畢業到赴美留學中間空了七年,我中間空了六年。這六年里我在北上廣漂著,到后來漂不下去了,那時候覺得去美國一定沒問題,就放下了國內的一切來美國。

我那么努力,熬夜背單詞,戰托福GRE,在美國省吃儉用,為了GPA拼命,發了瘋似的刷leetcode。我覺得我配得上一個好的生活,我配得上一份體面的工作,但是現實不是這樣。

從2018年開始到現在,大大小小4次reorg,老板換了一個接一個,項目做了一半換項目,不變的是每一個印度老板都讓你身先士卒去踩坑,他在大領導面前論功受賞,出了問題鍋都記在你的performance review里,而我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。

下班堵在路上我偶爾會問自己,這就是你辛辛苦苦努力要過上的生活嗎?

我愧對了父母,我荒廢了自己,我的妻子也跟著我一起承受這些。

跟活著比起來,死真的是解脫。

灣區工作壓力大PIP害死人,臉書華人員工Qin Chen(陳秦)跳樓自殺

9月19日,Facebook(臉書)硅谷總部園區,一名員工從4樓(最高樓層)一躍而下。其后警方認定當場死亡,沒有謀殺嫌疑,屬于自殺。最新法醫記錄顯示,Qin Chen(陳秦),年僅38歲。依照名字和履歷,人們很快鎖定了一個領英賬號,其詳細身份和履歷也被進一步曝光:浙江大學99級電氣工程及其自動化本科畢業生,2018年剛入職Facebook(臉書),是一位軟件工程師。緊接著,關于Qin Chen(陳秦)更多信息流出。大公司壓力、綠卡簽證困境,以及同事上級關系,都可能成為壓垮中年程序員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發生了什么?雖然警方和Facebook(臉書)都沒有透露更多的信息,但也有人透露了一些緣由。一個知乎匿名答主,表示與Qin Chen(陳秦)相識。

根據他的回憶,Qin Chen(陳秦)在Facebook(臉書)的工作并不十分順利。在組里干得不開心,想換組。老板原本同意了,但在換組的前一天突然說不能換,原因是績效考評 (PSC) 不理想。這位答主聽Qin Chen(陳秦)說過:組里人員流動大,之前已經有幾個人離開,老板因為人手不夠,才用PSC強迫他留下來。留在原組,就不用進PIP。PIP:績效提升計劃,用來發給績效不理想的員工,大概率會導致解雇。詳見下節。為了保住工作,盡管已經跟上司翻臉,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。工作問題,但也不光是工作問題。因為拿工作簽證 (H1B) 在美國工作的外國人,如果沒有了工作,就將失去在美國的合法身份。匿名答主還提到一個細節,Qin Chen(陳秦)的簽證不止關系到自己一人,全家留在美國,都靠他的簽證。不止如此,與Qin Chen(陳秦)名字和經歷吻合的領英信息也透露出,他可能早就受到過簽證的困擾:2013年,Qin Chen(陳秦)從南加大研究生畢業,便順利進入思科 (Cisco) 做軟件開發。但好景不長,2015年他從思科離職,2016年進入一間叫做Ryzlink Corp的公司。Ryzlink是一間外包咨詢公司 (ICC) ,可以幫員工申請工簽。對于想要留美、但三年抽不到工簽的外國人,ICC是常見的續命工具。2018年,Qin Chen(陳秦)離開了外包公司,進入Facebook(臉書),疑似簽證的問題暫時得到了解決。但如今,才過去一年半,就發生了悲劇,很可能還是與簽證有關。硅谷巨頭程序員也不好當高福利、扁平化管理,Work life balance……這可能是提到硅谷互聯網科技公司時,外界常有的印象。

灣區工作壓力大PIP害死人,臉書華人員工Qin Chen(陳秦)跳樓自殺

但即便在Google、Facebook(臉書)這樣的明星公司,也并非完全就高薪在手,享受著花園洋房和四季陽光,有著愜意的生活。實際上,身在美國的程序員,也并不輕松。PIP制度,就是懸在外國雇員頭上的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PIP,全稱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,即績效提升計劃。公司會要求被PIP的雇員在一段時間內提高表現,如果不能達到標準,就會被炒掉。而實際上,這一標準一般都無法達到,PIP也就成了解雇員工的“潛規則”。對于外國雇員來說,大部分拿的是H1B簽證(工作簽證),一旦因PIP被開掉,就會失去在美國的合法身份,必須盡快離境,面臨不得不回國的情況。據悉,亞馬遜每年都會有兩次大規模的員工績效評估,績效在后10%的員工都有可能被PIP。而一直標榜人性化的Facebook(臉書),每年被PIP的員工數量也達到了10%以上。2016年,就有一位年輕的華裔工程師,因與上司不合,入職亞馬遜三個月就被PIP,迫于壓力跳樓輕生。在Qin Chen(陳秦)事件發生后,不少評論就將“罪魁禍首”指向了PIP。并且像Facebook(臉書)這樣的公司,雖然宣傳work life balance,沒有強制規定996,但全明星環境中,同事之間的競爭壓力甚至比制度壓力還要令人難以自我緩解。公開表達自己有抑郁癥狀的Facebook(臉書)員工。此外,也有不少網友提到了硅谷華人圈子的弊病。

 

硅谷的華人圈并不大,并且攀比之風嚴重,比教育背景,比公司規模,比薪資待遇……“Package年薪打包價”成茶余飯后熱聊的話題。華人不如印度碼農團結也并非秘密。之前就有硅谷段子說,一個公司有兩個華人,最后一個會把另一個搞走。但如果一個公司有兩個印度人,最后就都會變印度人。“華人應該還是要多互相幫助。”如此種種,焦慮在生活中似乎難以避免。許多人被高收入帶來的虛榮感影響,即使承受極大的壓力,也不愿意離開殘酷的環境,換一份輕松的工作。但沒有什么高于生死不管怎樣,都沒有什么比一個生命的逝去,更讓人痛惜。或許逝者已矣,我們唯一希望的就是悲劇不再發生。如果受到工作壓力的嚴重困擾,要及時尋求外界幫助,比如心理輔導。不要把壓力全部扛在身上。大廠內部,幾乎都有面向員工的心理咨詢服務。即便它不能幫人解除工作的困境,也依然可以提供一個疏解壓力的渠道。一面調整心理狀態,一面去找工作的突破口:就算不能換組,離職也可以想辦法掛靠H1B,甚至臨時申請去讀書,也是留在美國的辦法。方法總比困難多,競爭激烈的獨木橋成長都過來了,成年人的工作,不應如斯悲觀。即便真的留不下,回國吧。Facebook(臉書)出身,哪里不能去?人生還有很多可能性,你說呢?

從前員工的角度來說一下我的感受。不打算直接寫與Qin Chen(陳秦)相關的信息。

1、FB宣傳炒作的原因。FB的工作,相對其他公司來說比較累。但是,跟Amazon這種吃相難看的公司相比,FB工資給得還是比較高,福利也是比較好的。最重要的是,FB的員工被公司和媒體灌輸了一種自豪感,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業界頂尖的公司。是啊,公司給你吃好的,穿好的,玩好的,但是每半年都有15%的員工不合格率硬性指標,沒有告訴你哦 !

2、硅谷文化的原因。硅谷碼工在文化認同上相當地一致——攀比、推娃、金錢至上、頭銜至上等等國內的惡習,在這里一個都不少。這種文化下,我看到一個個純良少年未能免俗地變得“現實”起來,追隨所謂的“成功人士”一樣的路。從外人看來,你只要放棄現在的生活,換個輕松的工作,或者去個輕松的城市,問題就解決了。但是被硅谷文化毒害的碼工們,尤其是拖家帶口的那群,出于對收入絕對值的虛榮心,基本不會考慮這個選項。

3、資本主義吃人不吐骨頭的原因。在Facebook(臉書)這樣的“大公司”里,制度設計根本不會考慮員工的利益。領導們嘴上說的是“你可以找我們公司提供的免費心理咨詢服務”,可是當你真的去找那些服務的時候,會發現他們提供的唯一有價值的意見就是“你應該考慮離開這家公司”。如果你因為抑郁癥需要治療,醫生和經理都會告訴你“我們可以提供治療,但是,每半年績效考核的標準還是必須照常”。到了這種時候,請問你怎么辦?如果你去治療,減少了工作時間,寫的代碼會變少,考核會變差,那你還繼續去嗎?

4、最重要的,是公司CEO和其他高層的原因。公司高層對內部的問題是心知肚明,但是沒有人愿意去觸及。這次出了事故,高層的公告無非這么幾點: (1) 有人死了我們很傷心;(2)誰需要幫助的可以聯系我們的服務;(3)尊重Qin Chen(陳秦),一切信息保密。

這種公告里面缺了什么呢?缺了真誠,缺了人性,缺了反省。這次有人跳樓,大家都一致猜測是工作原因,那么無論此個例是不是工作原因,FB不都應該主動檢討自己各方面的原因,包括文化和提供的服務等等,以防下次再有悲劇發生嗎?

最后說一下我與Qin Chen(陳秦)素不相識,但并不妨礙我深深地哀悼。希望這位老兄付出的生命不是一文不值。就算改變不了那些大公司,難道我們不能改變自己嗎?哪怕只是對這些公司看得更透徹一點,不要被它們蠱惑,也是好的。

在美國等綠卡,第一個要點就是工作要穩定。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甲方有錢,業務不變,公司賺到盆滿缽滿,但是工資不高。這樣公司平時reorg也不會re到你頭上,賺錢的部門reorg是很危險的,一個不小心搞砸了公司可能就沒有了。這種地方是最適合等綠卡的。

反正在美國要70歲才能退休的,幾年少賺一點錢長遠來看根本無所謂。但是你千萬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,如果你覺得不來美國你就要完了,那你千萬不要來美國,因為你來了也一樣會完。來美國是錦上添花的,可以來,因為拿不到綠卡也無所謂,這樣你就適合等綠卡。

這就跟買房子和追女朋友一樣,戰術上重視,戰略上藐視。你如果特別想要得到一樣東西,那么你現在就還不配。如果你覺得得不到也就這樣,那萬一真的得不到,你也不會去跳樓的,因為這就只是生活中起伏的一部分,就像你有的時候想拉屎,有的時候不想拉屎;有的時候有女朋友,有的時候沒有女朋友;有的時候有綠卡,有的時候沒有綠卡。都是正常的。

 

fb早期的slogan之一是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,盡管這句slogan內部已經幾乎不再提了,但是move fast的精(zao)髓(po)早已根植于整個fb的文化和工程系統之中。上至管理層下至IC,從PSC(考評系統)到各個工程系統的實現,可以說幾乎都是move fast的寫照。或者好聽點地說,impact導向。

本回答不會泄露任何內部的信息,只試圖根據一些可以公開的信息,舉一個工程上的例子,來解釋一些工程系統為什么會這么設計,以及它們怎么影響了工程師們。

作為一名software engineer,大多數人一定知道release的作用:你寫完代碼,交進代碼庫,并最終部署到線上 - 這就算把你的代碼ship了出去。

幾年前的Facebook(臉書),作為巨無霸之一,跟google類似,采用的是『類似』于continuous integration/deployment的那一套方式。為了方便解釋,舉個簡單的例子:如果工程師們每天寫代碼,交進代碼庫,但是整個代碼庫每周只會push到生產環境1次。這意味著什么?如果是每周三push:意味著你周四寫了代碼,可能下周三才會push出去跑在線上。如果你寫的是新feature,你不能馬上見到結果;如果你是fix bug,你的bug要下周三才會被真正fix;如果你不確定你寫的對不對,你焦急也沒有用,你至少要下周三才會知道。

這一套模型在大多數情景下并沒有什么問題,但是它一定會有某個cap,某個限制了整個公司ship更多更快的cap。這里不做過多解釋。

而這就與Facebook(臉書)的整個文化沖突了:如果不ship得更快,怎么做更多feature?怎么發更多新產品?怎么賺更多錢?從一個簡化的模型來看:在不考慮代碼質量的情況下,交代碼的速度是與賺錢的速度呈正相關關系的。

于是到了2016/2017年,就有了更接近理想(極限)的CI/CD:https://engineering.fb.com/web/rapid-release-at-massive-scale/?你寫了代碼,兩三個小時就能跑到線上。(當然,我并不是說這一套系統的誕生完全源于move fast,這其中還有很多的engineering方面的考慮。)

這里不解釋過多工程上的事情。之前解釋了engineering culture怎么促進了這套系統的產生,接下來講一下這套系統怎樣影響了工程師。

很多人知道,工作中很多東西的實現/rollout是得有先后次序/dependency的。比如模塊2依賴于模塊1,你一定要先把模塊1push到線上,獲得足夠(比如一天)的signal來保證它在線上是沒問題的,然后才能push模塊2。

在原有的那套模型下,意味著你第一周push了模塊1,也許下周修一下bug,push模塊2就來到了第三周。現實情況是,你很可能需要花更多時間來獲得signal以及fix bugs,那么push模塊2很可能就拖到了第五周第六周。

在新的模型下,我周一push模塊1,用兩天來獲得signal及修bug(順便做一下其他項目),周四就可以push模塊2了。對于工程師來說,我只需關心我寫代碼的速度,而不用關心infra組幫我ship代碼的速度成為我的瓶頸。

之前你也許一周能寫10個diff,但是你不會都交出去,因為這個10個diff一起上線將讓你焦頭爛額,所以你可能每周只寫5個diff。而現在你可以每天交兩個diff了,下午交出去,晚上到了production,那么你回家得關注著你diff的signal,看看是不是沒有東西broken。第二天,你繼續交兩個新的diff,一切循環。

當這一套東西自然而然后,競爭也就更加激烈了。infra再也不是你的瓶頸了,只要你寫的夠快,你發的東西就能夠多。大家腦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做更多的東西,怎么move faster,晚上想的是我白天交的diff千萬別有bug,我明天該怎么交更多diff,我這次PSC又該有多少impact了。

看到沒有,壓力就這么來了 :)

 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